Stockholm Syndrome 也有人稱為人質症候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74年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發生的一件銀行搶劫案件,歹徒歐陸森(Olsson)與歐佛森(Olofsson)綁架了4位銀行職員,在警方與歹徒僵持了130個小時之後,因歹徒放棄而結束,然而所有的被害者在事後都表明並不痛恨歹徒,並表達他們對歹徒非但沒有傷害他們卻對他們多所照顧的感激,並對警察採取敵對的態度,事後,被綁架的人質中一名女職員克麗斯蕬汀(Christian)竟然還愛上歐陸森並與他訂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這件事激發了社會科學家,他們想要了解在擄人者與遭挾持者之間的這份感情結合,到底是發生在這起斯德哥爾摩銀行搶案的一宗特例,還是這種情感結合代表了一種普遍的心理反應。而後來的研究顯示,這起研究學者稱為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」的事件,令人驚訝的普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另有一個典故:二次大戰期間,納粹占領斯德哥爾摩,以極其粗暴、強硬的紀律,壓制、迫害一向自認為是「高貴白人」的北歐人民,這些高傲的北歐人,在遭受壓制的過程中,竟然有些人反過來對納粹的強硬,鐵的紀律產生好感,心甘情願和他們合作,打自己同胞的小報告,後世稱這種陰暗的心靈叫「斯德哥爾摩症」。「斯德哥爾摩症」聲名大噪是在美國某大報閥的獨生女派翠西亞,在遭「都市恐怖份子」挾持之後,後來竟然對挾持者發生欽敬之情,甚至加入組織,和這批恐怖份子一起幹起「打家劫舍」的行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研究還發現到這種症候群的例子見諸於各種不同的經驗中,範圍從集中營的囚犯、戰爭囚犯、乃至於娼妓、受虐婦女與亂倫的受害者。調查的結論是,如果符合某些條件,任何人都有可能遭受到斯德哥爾摩症候群。首先,受俘者必須真正感受到綁匪威脅到自己的存活。其次,在遭挾持的過程中,被綁的人必須辨認出綁匪可能施予一些小恩惠的舉動。第三,除了綁匪的看法之外,受俘者必須與所有其他觀點隔離;最後,受俘者必須相信逃離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專家認為,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這種心理轉變,可發生在三到四天時間,但必須強調的是,身歷這種症候群的人並不是瘋了,而是他們正在為保住生命而戰。這種症候群代表受俘者藉由討好綁匪,以確保自己的一種策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受擄者盡最大的努力不去激怒或挑釁綁匪;而受俘者這樣做的時候,也漸漸失去自我意識,直到完全接受擄人者的觀點。假如受俘者現在用擄人者的眼光來看世界,他們就不再渴望自由,結果是當救援到來時,受害人可能會抗拒營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是一個人對生存的認知,也是受虐者對生存的掙扎,並非荒謬和異常的表徵。 然而在社會常理推斷下 (例如:『你有機會逃離卻不離開, 你是共犯!』『離開施暴者就沒事了,這麼簡單!』)受虐者的權益和將被漠視和剝奪,毋論是在家庭暴力或人質的情況裡。這讓我想到,現在社會上充斥婚姻暴力,我身邊就有朋友遇到,聽她描述時我真是覺得匪夷所思,還很義氣的建議這樣的男人,不要了啦∼結果朋友最後總是會說,這麼多年了,已經習慣嚕,而且當初老公是她自己挑的,后∼一方面為朋友的懦弱(當時我是這樣覺得),二方面為自己的豬頭(倫家根本只是要你當聽眾,你建議個鬼喔)差點為之氣結。認識這個症候群,才知道,原來這裡頭有這麼複雜的心理因素。

艾凡。樊尚。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